当前位置:主页 > 传销曝光 >

传销曝光

摩能国际三宗罪:虚假宣传 安全风险大 涉嫌传
发布时间:2017-06-12 08:46:55 浏览:
分享到:
来源:消费者报道 作者:消费者报道 
近日,一则“‘第一大微商’摩能国际涉嫌传销,10万代理商被骗100亿”的消息,再次引爆微信圈。
 

【直报网北京6月10日讯】(消费者报道)《消费者报道》调查发现,摩能国际疑涉“三宗罪”:产品违规虚假宣称;潜在安全风险大;7级代理模式涉嫌传销,招收代理时承诺的送分流只是忽悠。

产品虚假宣称、安全风险大、涉嫌传销 “中国第一大微商”摩能国际疑涉“三宗罪”!

微商已然成行成市,不过,野蛮生长期所暴露出来的问题也是历数不尽。

近日,一则“‘第一大微商’摩能国际涉嫌传销,10万代理商被骗100亿”的消息,再次引爆微信圈。

2017年5月底,多位微商代理投诉称,摩能国际采取“传销”的模式招商,到全国各地巡回的开会洗脑,诱骗了几十万微商小白的加入,被骗的金额从几万到几十万不等,一些微商甚至因此闹得家破人亡。

同时,代理商指责摩能国际承诺的“引流、分流”并没有兑现,如今造成产品积压资金难收回,目前仍在要求摩能国际退款,但退款方案仍未谈妥。

而摩能国际则一再发声明称这是“代理商团伙一场有预谋、有组织的破坏活动”。

是对错之分还是利益之争?《消费者报道》对摩能国际的产品及其代理模式展开了调查,发现短时间内风生水起的摩能国际至少涉嫌“三宗罪”。

第一宗罪:“药效”、“抑菌功效”均属违规宣称!

“100%安全,纯中药提取,无刺激无副作用”、“靶向修复,药剂直达创面”、“功能全面,排毒、缩阴、消炎一步解决”……

这款宣称功效如此“神奇”的产品,正是摩能旗下的产品“棒女郎抑菌凝胶”。该产品于2015年5月上市,2017年进行了升级。官方宣传海报显示,新升级的棒女郎能够解决痛经、月经不调、滴虫性阴道炎等13种妇科病症,“对症施治,一棒搞定”。

摩能代理商提供的产品显示,这款产品由西安惠普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安惠普)生产(卫生许可证号为陕卫消证字【2010】第0068号),是一款消字号产品。

然而,按照国家卫计委《消毒管理办法》第31条规定,消毒产品的标签不得出现或暗示对疾病的治疗效果。“棒女郎抑菌凝胶”已属违规宣传。

除了功效宣称打药品的擦边球,该产品的抑菌功效也存在不合规现象。

棒女郎官方微博公布的检验报告显示,棒女郎对白色念珠菌的抑菌效果为2分钟抑菌率超过55%,20分钟超过71%。

不过,曾代理过棒女郎,目前带领超200名代理前往北京摩能公司总部维权的柏勇向《消费者报道》提供了两份检测报告。这份由国家轻工业香料化妆品洗涤用品质量监督检验广州站出具的报告显示,棒女郎抑菌凝胶和女神泡泡牌红润抑菌液两款产品均对白色念珠菌“无抑菌作用”,这明显与两款产品包装分别宣称对该菌的平均抑菌率达到50.0%、90.0%以上不符。

柏勇提供的棒女郎检测结果

柏勇提供的棒女郎检测结果

棒女郎官方微博所公布的送检结果

棒女郎官方微博所公布的送检结果

《消费者报道》注意到,这两份报告检测的产品在生产日期上有所区别。柏勇提供检测报告中,产品生产日期是2016年5月,送检日期在2017年4月,中间间隔一年;而棒女郎公布的报告中,送检产品生产日与送检日仅间隔10天。

广东省微生物分析检测中心主任谢小保表示,这与消毒产品的稳定性有关。当稳定性不够好时,抑菌效果会随着时间而有明显下降。这也是柏勇所提供的的检测报告,产品对白色念珠菌“无抑菌作用”的可能原因。

不过,按国家标准《一次性使用卫生用品卫生标准》规定,“如需标明对真菌的作用,其抑菌作用在室温下至少保持1年。”第二宗罪:棒女郎潜在安全风险大 除了虚假宣称,棒女郎产品更严重的问题是潜在安全风险大,多位代理商表示使用后出现了阴部瘙痒、月经紊乱等不良

 

 

第二宗罪:棒女郎潜在安全风险大

除了虚假宣称,棒女郎产品更严重的问题是潜在安全风险大,多位代理商表示使用后出现了阴部瘙痒、月经紊乱等不良症状,更有几位消费者怀疑产品导致自己流产。

在睡前将管状的棒女郎助推器插入阴道,推送出凝胶后,再拔出空杆,第二天清洗即完成使用。这款宣称能治疗各种妇科炎症,还能帮助“阴道回春、养护卵巢、延缓衰老”的抑菌凝胶令很多代理动了心。

2016年4月成为棒女郎代理的靳女士告诉《消费者报道》,她当时看了宣传觉得不错,也为了卖货更有说服力,便开始自己尝试使用。一开始,靳女士感觉确实有排毒效果,“下面有很多脏东西排出来”,这似乎也验证了上家所说“会吸附宫毒,排出体外”。

除了例假期间,深信不疑的靳女士一直坚持使用棒女郎“排毒”。然而,半年过去了,毒素似乎还未排完。有点疑惑的靳女士询问上家,得到的答复是“每个人身体都不一样”,而且“产品没有任何副作用,可以一直用”。

尽管有点迟疑,靳女士还是相信了上家的说法,但是越用越不对劲,不仅阴部瘙痒越来越严重,今年4月还来了三次例假,向来经期正常的靳女士吓坏了,立即停止了使用和售卖,并向上家提出质疑。然而最后的结果是,靳女士被踢出了代理商群。

与靳女士有同样遭遇的还有四川的张女士,去医院说明状况后,医生表示不能再使用这类产品,并开了药膏涂抹,张女士的情况这才好转。

然而另一位代理商毛女士就没这么幸运。2015年,毛女士开始接触棒女郎,因为打算怀二胎,毛女士很积极地用棒女郎排毒,为备孕做准备。停用后,毛女士成功怀孕,此后检查一切正常。但在第58天时,张女士无故流产,原因是胚胎发育不良导致自然流产。

毛女士怀疑这与自己此前使用棒女郎有关。“我和丈夫身体都很好,也没有不良习惯。之前我们怀孕生的小孩都6岁了,很健康。停用一年后再次怀孕,现在7个月了,宝宝各方面指标都很好。”

不过这仅是毛女士的猜测,并未有医生的证实。但是让她讶异的是,自己所在的代理群里,有3个使用过该产品的妈妈都出现了同样状况,流产原因也是胚胎发育不良。

《消费者报道》采访了一位专业人士,对方表示,长期使用清洁洗液极有可能破坏阴道环境,导致阴道内菌群失调,不利于备孕。不过她无法确认上述流产是否与产品有直接联系。

医生刘辉建议,女性如果患有妇科炎症,应去医院检查白带常规,根据结果选择正规药品治疗,“像棒女郎这类产品只是保健内的,起不到治疗作用。”

【《消费者报道》2016年9月对“妆字号”、“消字号”和“国药准字号”女性护理液进行了对比测试,可在微信后台点击“我要查询”,输入“女性护理液”获取评测文章。】

第三宗罪:7级代理模式涉嫌传销

摩能国际一直在声明中强调自己没有明显的传销属性,但上海汉盛律师事务所李旻律师认为,“摩能国际公司以发展会员为目的拉人头、用层级关系来获取差价,物品本身价值远低于销售价格,本质不是为了销售商品,而是为了通过产品获取会员利润,属于传销。”

《消费者报道》了解到,摩能国际有7个级别的提货标准,从高至低依次为官方核心、大核心、小核心、总代、皇冠、铂金和天使级别。级别越高,进货价越便宜,提成越高。

 

以棒女郎为例,根据2016年8月涨价后的标准,要成为“官方”级别的代理,需交600万,每盒仅30元;入门级别“天使”,需交640元,每盒80元。

柏勇公开的入货发票也证明了这一点。发票显示,棒女郎的出厂单价为12元,而作为总代的他拿货价为42元/盒,入门级别的“天使”拿货价为80元/盒。售价一样,只有交更多的钱以更便宜的价格拿货,才能赚取最大的差价。2017年5月7日,摩能国际采用了新机制,并大幅度提高了新棒女郎产品价格,此时总代的价格为53元/盒。根据新模式,总代需要一次性进货6箱,价格为1908

 

 

2017年5月7日,摩能国际采用了新机制,并大幅度提高了新棒女郎产品价格,此时总代的价格为53元/盒。根据新模式,总代需要一次性进货6箱,价格为19080元。

一位代理商告诉《消费者报道》,现在要想拿到之前总代42元/盒的价格,就必须进货100箱升级。“旧货没卖出去,又得进新货。”

 

摩能国际总裁万兵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7级模式属于销售过程中代理们自己形成的层级,与公司无关。摩能国际的销售通过微商进行,是三级代理模式,以卖货挣取差价获得利润,从官方,到总代,到天使,和传统的批发差不多。

代理商对此表示反对,称企业在宣传资料和峰会现场均明确表示采用了7级代理,宣传资料均盖有摩能国际旗下北京棒女郎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公章。

随着“传销”规模越来越大,代理商慢慢发现,摩能国际之前的承诺都是骗人的。

“送数据,送分流都是忽悠。”多名代理商表示,在代理私密日记蚕丝卫生巾时,摩能国际就说拿到总代以上级别就送瀑布式的分流,但半年内就只“送”了几个僵尸粉。

据“啃美妆”统计,一个微商团队超过200人,最少的是3.8万起步,最高的打款超100万,涉及金额上千万,现在基本都砸在手里。

“提出退款时,公司以各种理由拒绝。,这和初始承诺完全不一样。”级别为大核心的杨海燕(化名)告诉《消费者报道》,初加入时,摩能国际表示成为高级别代理是没有风险和压力的。公司会直接给高级别的代理分配一些普通代理,帮忙解决客户问题。如果产品销售不出去,公司会原价退货退款。

如今,摩能国际与代理商们的纠纷仍在持续,还没有一个妥当的解决方案。

针对上述问题,《消费者报道》联系摩能国际总裁万兵,但截至发稿,对方一直未有回应。

李旻律师建议,在目前公安机关没有介入并确认为刑事犯罪的基础上,当事人可以通过民事途径解决。

据了解,棒女郎诉讼柏勇“名誉侵权”一案将于6月底开庭审讯,《消费者报道》将持续关注事件进展。

 

摩能国际卷入微商涉传事件 与昔日代理商对簿公堂

近日,网上一篇名为《10万微商被骗100亿,第一大微商集团涉嫌“传销”》的文章引来众多媒体的转载。摩能国际——这家被称为中国最大的微商企业一时间卷入了公众舆论的漩涡,围绕摩能国际涉嫌传销的消息也不绝于耳,6月1日,摩能国际发布声明,认为该文章的始作俑者为摩能国际前代理柏勇,该文章是一篇造谣生事的“黑稿”,使得整个事件又出现变化。

近年来,对于微商的负面报道不绝于耳,此前发生过四季随便果被罚千万的事件,对于微商的“涉传”、销售伪劣产品等问题要求查处的呼声此起彼伏。直销行业专家胡远江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微商作为新兴的商业模式,由于其存在规范和准则模糊的问题,容易成为传销的另一种形式,近年来微商“涉传”的问题也屡禁不止。

记者就此次事件联系摩能国际公司,摩能国际市场总经理方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事态之所以扩大,根本原因是整个社会对微商这一新兴的商业模式褒贬不一,部分人在看待微商的问题上是戴着有色眼镜的,柏勇事件其实变成整个社会大众宣泄的一个突破口,因此成为了网络的热点。

微商是否“涉传”?

摩能国际的全称为北京摩能国际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其宣传材料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5年,是一家专注于女性美容、健康行业的移动社交电商公司,先后推出棒女郎抑菌私护凝胶、女神泡泡红润抑菌液等女性用品。

摩能国际的创始人蒋德才也是科技圈小有名气的人物,曾是“尼彩”手机的创始人,也是“大可乐手机”的投资人。但这两品牌最终以失败告终,前两次失败之后,使得蒋德才又打造出号称吸金百亿元的“棒女郎”品牌。

凭借着“棒女郎”等系列产品,摩能国际一举成为一个号称国内最大的微商集团,但正因为如此,使得其负面消息格外显眼。5月30日,《10万微商被骗100亿》的报道引爆了微商们的朋友圈,有代理商向记者透露:5月31日,代理商们来到摩能国际位于北京华茂购物中心的办公室外要求退款,但公司大门紧闭,这更使得整个事件愈发的扑朔迷离。

随之而来的是各类媒体的争相报道,使得摩能国际牵扯到更为严重的话题,即是否涉嫌传销?根据上述网文所述,摩能国际的代理商等级分为七级,从上到下逐层发展“下线”,且各个等级之间有严格的“门槛费”,其所述特征完全符合《禁止传销条例》中关于传销的三个特性,即发展下线形成层级关系;层层返利;变相缴纳门槛费。

但整个事件又随着摩能国际的声明而发生变化,根据其公告显示,该篇文章的始作俑者为摩能国际前代理柏勇。此前,摩能国际已经以“名誉侵权”为由将其告上法庭,法院也已受理,将择日开庭。对于文中所说的“七级代理制度”等问题,摩能国际方面表示并不存在,公司方面仅设有三级,所谓的七级为代理商自己形成的层级,与公司无关,摩能国际的经销行为完全符合国际的相关规定。长久以来,对于微商“涉传”,就有说法称只要微商代理不过三级,就不会有涉嫌传销的嫌疑。对此,直销行业专家胡远江告诉记者,国家颁布的《禁止传销条例》对传销的形式予以了说明,但在如何判定构成传销犯罪的问题上,相关部门曾有解释,如果其层级关系超过三层,则可作为传销特征的依据立案,反之,则不作为其依据而立案,由此也就演化出了目前所说的“微商的三级分销”的说法。

关于摩能国际“涉传”的问题,摩能国际方面表示,从现有证据来看,摩能国际的模式无法被认定为构成《刑法》224条的合同诈骗或《刑法修正案七》的传销。摩能国际没有收取入门费、加盟费等费用,即使代理介绍推荐他人成为代理,推荐人也没有任何介绍费。因此,“棒女郎”的销售模式并没有传销的明显特征。

经销商管控成微商咽喉

6月2日,原京东商城公关关系部总监闫跃龙发文力挺摩能国际,在文中称“老微商已死,新微商永生”,对于微商未来的发展,闫跃龙的观点是:“用正当的社交分销手段,通过激活每一个人的品牌……激活广大用户的社交链,形成流量的蚂蚁雄兵。”

目前,微商的主要特性为“赚关系人的钱”,也就是说,经销商只能在朋友圈对产品进行宣传,扩大经销规模,只能依靠“朋友圈关系”,其所有的经营活动全部建立在社交媒体之上。

电商行业人士万德乾告诉记者,微商在本质上存在一个矛盾点,即个人的社交网络与商品的流通要求的节点是不匹配的,个人社交的范围很难满足商品流通的需求。微商另一个特性是相当于将成本和库存风险转嫁下沉给个人,摩能国际的代理商的集体维权事件就是由此产生。

根据《2016中国微商行业发展研究报告》数据显示,2016年微商行业市场规模预计为3607.3亿元,增长98.3%,微商从业者以女性居多,占比72.3%,目前国内微商普遍面临着信用保障、产品质量、知识产权、培训规范、渠道管理和涉嫌传销等多个方面的问题。

“微商的一个特性是将终端客户和分销代理人二者身份合为一体,而个人的可触达的直接熟人网络是有限的,但商品交易毛利收益有起码的规模化要求,直接的熟人网络既然无法撑起毛利基础,代理商只能通过间接熟人网络产生几何倍增的效应,那么就会出现类似传销的情况。另外,所卖商品的流通与使用价值几乎不可能渗透到每一个熟人,那么只能通过虚高的价格和发展所谓的下线弥补这一点,‘涉传’和价格虚高也就成为微商从始至今无法解决的两大难题。”万德乾说。

胡远江告诉记者,微信的朋友圈本身不是一个销售型平台,所以它不对消费者的售后行为有任何的连带责任,对商家也没有约束和管理的义务,所以这就造成消费者找不到维权的平台。封闭的销售方式也势必造成没有较为透明和官方的销售渠道,导致其产品存在大量的假货,甚至出现假的官方网站,而消费者几乎没有办法分辨其产品的真伪,即使发现赝品或者是次品,也很难保证其权益。

上述专家认为,微商本身是从社交网络演变而来,近年来微商飞速发展,但其中相当一部分是借助微商的名义将微商传销化,且整个行业没有相应的行为准则和规范,如此,微商行业鱼龙混杂,所以,如何规范上游企业和经销商将是未来微商健康发展的关键。

(原标题:摩能国际三宗罪:产品虚假宣传且安全风险大 涉嫌传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