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打传一线 >

打传一线

女子外出打工称投10万两年赚回1000万 丈夫说是传销要报警
发布时间:2017-07-07 12:45:48 浏览:
分享到:

发布: 2017-07-07   作者: 佚名   来源: 四川在线  

 
 
 
  7月5日,广安市广安区东岳乡男子袁兵(化名)向四川在线广安频道爆料称,其33岁妻子蒋丽(化名)年初携带家中10万余元存款到安徽合肥“打工”,不料将钱全部搭进了一个名为“阳光工程”组织,不得已向媒体求助。
  5月21日,袁兵经妻子蒋丽动员到安徽合肥搞房屋中介“赚大钱”,被莫名其妙地带进了一个“培训班”,袁兵说妻子所说的房屋中介不过是一场不断发展下线传销骗局,6月8日,遂和亲戚一起把蒋丽强行带回老家。回到老家后,蒋丽仍然坚信自己的投资能赚大钱,成天在家大吵大闹,要求外出打工。袁兵担心,蒋丽若再次到合肥,会把岳父因车祸去世的50万元赔偿金搭进传销组织。袁兵四处找人给蒋丽讲道理,希望妻子看清骗局,但妻子仍坚持外出打工,并把50万元存款的银行卡带在身上。目前,袁兵已准备向安徽合肥警方报案。
 
  陷阱?做房屋中介需缴大额押金
  蒋丽回到东岳乡快一个月了,对于在安徽合肥发生的一切,她始终不愿意承认,自己进了传销组织。对所有人,她一口咬定,她在外面做正当生意,做房屋中介。
  7月5日下午,东岳乡场镇一处三层楼房里,蒋丽和袁兵又吵起来了,她不停地摔东西。回到家后,她一生气就砸东西,家中的电脑、电视、碗几乎都没能幸免。
  “我没什么跟你们说的,事情真的不是你们想的那样,不要再来烦我了。”记者刚刚踏进门,还未来得及表明身份,蒋丽瞬间从床上弹坐起来,大声地吼道,情绪十分激动。
  这一个月以来,袁兵多次尝试与妻子沟通,得到的反馈除了吵骂就是摔东西。袁兵自己说不通,又叫亲戚朋友来做思想工作,妻子仍旧不予理睬,成天躺在床上,也不愿出门。
  经过一番沟通,蒋丽表示愿意与记者聊聊天。蒋丽说,年初她到合肥打工,进入一家房屋中介。老板手上有上百套房源,她从老板手上以每套月租1000元左右的价格租过来,简单装修和添置一些家具后,再以每套月租2000元以上的价格租出去,赚取中间差价。
  “房屋中介的生意有赚头,这半年来,我还是赚了不少钱。”蒋丽称,4个月时间内,她租出去了15套房子,现在手上还存了5套。
  “做生意肯定需要头钱,我投了钱,把生意做起来了,就赚回来了。”蒋丽表示,年初身上带出去的近10万元确实花了,交了一笔“相当数额”的押金,至于押金具体金额多少,蒋丽称是商业秘密,不便透露。
 
  骗局?不断发展下线 “老总”管27人
  4月初,蒋丽给丈夫打电话,让丈夫到合肥做生意,她已经打好基础,但是需要带上10万元左右的本钱。“她在电话里讲得很玄乎,说绝对是一个赚钱的好机会。”袁兵对妻子的说法表示怀疑。
  5月21日,袁兵到达合肥,来接他的并不是妻子,而是一名中年男子。男子自称是蒋丽的同事,这名中年男子热情地接待了袁兵,带他到一家有些档次的饭店吃了饭。
 
  饭后,中年男子用普通话给袁兵讲起了“生意经”。“你以前做什么工作的,是不是感觉现在费力不挣钱,挣大钱的反而不费力。”袁兵顺着对方的思路,称自己以前是搞建筑的,每月不过两三千元工资。
  中年男子见袁兵谈吐举止很朴实,立即表示,现在他们手上有一个项目,只需要投入69800元,两年之内包赚1040万。中年男子强调,这是国家政策扶持的“阳光工程”,目前在安徽、陕西等地有很多工程,正在融资。
  为了让袁兵彻底相信这个“阳光工程”,接下来的三天,这名中年男子和蒋丽一起,带着袁兵去见了几位“老总”。这些老总穿得很体面,白衬衣、黑皮鞋,但住的环境很差。老总们现身说法,讲述自己致富的经历,并叮嘱袁兵一定要到培训班,通过正规的培训,才能达到“赚大钱”的高度。
  到达合肥后的第5天,袁兵进了培训班,正式开始学习“赚钱模式”。一间房屋内,一位老师在上面讲课,下面有十多名学生,有人很认真地做笔记。
  老师讲的内容就是如何发展下线。袁兵说,他记得,老师一直强调,进入“阳光工程后”,需要找3个投资人,每人投资69800元。你找的3个人,再每人发展3个人,以此类推,直到以你为首下面有27人后,你就可以当老总,不再找人了。
  “每发展一个人,可以得到6000多元的‘工程返利’,发展12个人就收回成本,当上老总后就坐着领钱,一个月轻轻松松上百万的收入。”袁兵说,他理解的赚钱模式,就像是树生枝、枝生丫、丫发叶,一个不断发展下线的无底洞。
 
  演戏?有人每天都在领大钱 住得很差
  发展下线才能赚钱。袁兵开始怀疑,他进入的是不是一个传销组织?进培训班的第一个晚上,他和蒋丽讨论,这应该是一个传销组织,但是蒋丽坚决反对,称这些是正当生意人,并叫袁兵好好听课,然后回家拿钱到合肥投资。
  培训班上,老师为了稳住“新人”,叫来一些“成功人士”也就是已经成为“老总”级别的人进行现场演示,展示当天银行卡内进账1万多元。
  “这些钱都是‘工程分红’,我找了30多个投资人,为工程投入200多万,这些钱是该得的。”老总称,他的银行卡,平均每天都有数万元的收入,坐在家里领钱,钱多得不知道怎么用。
  这些“炫富”的老总,也就是袁兵刚刚到合肥见到的几位老总,但是袁兵记得,这些老总住的地方很破旧,连个像样的家具都没有,地面是水泥地。中午饭就是稀饭和土豆丝,土豆丝几乎看不到油。“和几个老总吃饭,就没有看到他们吃过肉。”但是,这些人相互之间都称老总,黄总、王总、李总……
  袁兵还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有几天早上,他在去培训的路上,看见有一个培训班的同学被摁在地上,大声逼问:你是不是搞传销的?老师告诉袁兵,这是“便衣警察”在抓传销人员,但他们不是传销,这个人待会儿被询问完,就放出来了。
  过了一个小时,被“便衣警察”抓走的人,果然回到了培训班继续上课。老师在课堂上说,我们如果真是传销,不早就被抓走,刚刚抓走的这位同学不是都放出来了吗。
  进入“阳光工程”的第10天,培训班的老师开始催促袁兵赶快投资。晚上回到出租屋,妻子蒋丽也叫袁兵赶快投资,不要把钱捏在手上。
 
  回家:妻子却想带50万元再次外出打工
  被动员投资,袁兵更加确定,他和妻子陷入了一个传销组织。把妻子带走,赶快抽身而退。但他认为,他一个人要把已经“着魔”的妻子带走,有些困难。
  袁兵向蒋丽撒谎,他回广安老家取钱,钱都在存款单上,放在家里的,必须回家才能取到。袁兵并承诺,一定会带着钱来投资的。
  6月1日,袁兵回到广安,叫上蒋丽的姑父一道,立即赶往合肥“救人”。“我给蒋丽和传销组织的人说,6月8日才到,其实6月7日就到合肥了。”为了让对方放松警惕,袁兵虚报了行程,提前一天到达合肥。
  袁兵和姑父悄悄地到达蒋丽住所,欲将蒋丽带走时,遭到了蒋丽的强烈反对。“你们强行带走我,我要报警。”蒋丽这样一说,袁兵便回到,你报警叫警察过来,把这些人都抓走。
  蒋丽被强行带回老家后,手机和身份证被姑父没收了。“怕她用手机继续和那些人联系,没有身份证,她就无法买车票到安徽。”袁兵说,这样对她也是无奈之举,他害怕妻子再闯大祸。
  袁兵所说的闯大祸,因为妻子身上有一本50万元存款的存折,户头也是妻子的名字。这50万元是一份“特殊的钱”,是岳父因车祸去世的赔偿金。这笔钱,夫妻两曾商量,用来在城里买房。
  “如果她还没醒过来,继续去传销,把这50万搭进去了,就麻烦了。”袁兵说,他敢肯定,蒋丽一定是投入了69800,因为她年初外出打工时,带走了家里近10万元的存款,现在回来了,卡上的钱已经没有了。
  这些天,蒋丽一直吵闹的原因,是要求袁兵将身份证和手机还给她,她要出去打工。至于50万元的存折,她要带在身上,不会交给任何人保管,无论是公公婆婆或是自己的儿女,任何人都不行。
 
  民警:如疑是传销可向事发地警方报案
  蒋丽回到家后,一直吵闹,并反复强调,她做的是正经工作,是袁兵无理取闹。为了说通蒋丽,袁兵拨打了报警电话。广安市公安局广安区分局大安派出所所长王安华了解情况后,先后5次入户进行劝解。
  “根据你丈夫反映的情况,你遇到的可能真的是传销。”尽管王安华多次讲解传销的危害性,但蒋丽仍然不愿透露她是否投入了69800元去赚取1040万元的高额回报。
  蒋丽对王安华说,她做的是正当的房屋生意,并且赚了钱,叫派出所民警不要再打扰她。7月5日下午,王安华带着一份传销案件的法院判决书上门讲法,蒋丽翻了一下,表示不想看。
  王安华表示,根据案件管属地原则,若蒋丽遇到的真是传销组织,袁兵可向事发地合肥警方报案。目前,广安本地辖区派出所民警也只能上门调解、讲法律、讲道理,希望能够化解他们的家庭矛盾。
  根据袁兵提供的一个地图定位显示,当时他和妻子在合肥所住的位置是安徽省合肥市一社区附近。
  根据地图位置,记者致电合肥市该辖区派出所,接线民警表示,如需报警关于传销组织的案件,可到当地事发地社区“打击传销组织办公室”进行登记。
  袁兵表示,就目前的现状,妻子仍然执迷不悟,他准备前往安徽,到事发地进行报案登记,让妻子彻底看清,这确实是一个传销组织。
 
 
关键词:女子打工投10万传销报警直销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