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直销资讯 > 国内直销 >

国内直销

修正药业董事长被曝行贿 产品屡上质量黑榜
发布时间:2017-07-13 09:26:25 浏览:
分享到:
  • 文章来源:E药经理人 作者:佚名 责编:田炜
  •   修正药业董事长本人被曝行贿!  

      

      近日,一份公布于中国裁判文书网的刑事判决书证实了这一信息,并将详细的行贿细节予以公布。根据公示的裁判文书,被告人褚来福在担任吉林省靖宇县县长、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县委书记期间,分别于2007年、2011年先后两次收受修正药业集团公司董事长修某给予的通化市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的25万股权,最后又于2015年2月将上述股权进行了退还。(直销爆料QQ:1982145254) 

     

      这并不是修正药业第一次被置于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此前,修正药业因产品质量问题及广告宣传问题已经屡上各地食药监或工商系统黑榜,但因董事长本人进行行贿而被曝光,这似乎还是首次。E药经理人经检索得知,仅在2017年一年期间,涉及到修正集团的诉讼官司便有近250起。

     

      据修正集团官网信息,自1995年5月其董事长修涞贵创立之后,修正集团已逐渐发展成为集中成药、化学制药、生物制药的科研生产营销、药品连锁经营、中药材标准栽培于一体的大型现代化民营制药企业。而在今年7月份中国医药工业信息中心公布的“中国医药工业百强榜”中,修正药业则排名全国第三。然而,快速增长的“修正帝国”却已逐渐显露出越来越多的发展漏洞,不管是营销体系、质量体系还是管理体系,都正面临着严肃的考验。

     

       销体系待考:董事长亲送股权

     

      根据法院公布的刑事判决书,修正药业集团公司董事长修某先后两次向被告人褚来福行贿通化市制药股份有限公司25万股权的事实逻辑已基本清楚。

     

      2007年,修正药业董事长修某收购了靖宇县天池药业,而此时被告人褚来福则任靖宇县县长。修某的证词表示,为了在经营企业过程中得到其支持,因此送给其10万股通化市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的股权。2007年11月,修某让公司财务经理冯某将10万元公司股票办理至褚来福的名下,并在路过靖宇县的时候将股权证交给褚来福。

     

      而到了2011年,被告人褚来福担任长白县委书记,修某为了修正天利药业和十五道沟望天鹅风景区得到其支持,再次安排冯某办理了15万元股票送给褚来福,并将股权落到其妻名下。

     

      2015年2月,褚来福将上述价值人民币25万元的股权予以退还,具体原因则不得而知。但无论如何,董事长亲送股权这件事,暴露出来的是修正药业在营销体系上仍然处于原始的“人情关系”时代,离专业的学术推广还相差甚远。

     

      早期的修正药业,曾以其被称为“修正模式”的营销体系而著名,即“传播精准、高额空间、人海战术”,此外便是其“控销模式”,即控制渠道、控制终端、控制价格。资料显示,修正模式往往具备几个要点,一是通过省总、地总、县总三级分包体系,将全国市场以县为最小单位进行层层覆盖,这样覆盖全国市场就需要有20到30个省总,100到200个地总,800到1500个县总;二十逐级铺底货、逐级授信、逐级向上的负责体系;三则是逐级加价的价格体系。

     

      如此一来,销售人员凭借修正强大的药品销售渠道将产品迅速推广下去,但打通各个环节往往还需要进行一些“潜规则”。这种案例也并不少见,2015年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法院所下达的一份刑事判决书便显示,修正药业集团营销有限公司某负责人为推广产品销售,便向重庆当地一家知名药品连锁企业负责人进行回扣输出,被查实的一笔金额为2.4万元。

     

      而此次修正药业董事长亲自行贿,也是出于类似的目的考虑。修某在证词中表示,之所以送股票给褚来福,就是因为褚来福是县长,而其公司在该县有企业,是为了方便沟通,为企业的发展提供帮助。

     

       管理体系待考:欠款难收,资金挪用

     

      根据修正药业官方网站,至2016年底,修正药业集团已经下辖127个子公司,管理员工10万余人,存量资产170亿元。从数据上来看,修正药业已经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型制药企业。然而,大公司所普遍存在的管理弊病,在修正药业身上也都悉数体现出来。

     

      首先是经销商欠款难收。从中国裁判文书上网检索可知,2017年刚过去半年,涉及到修正药业的诉讼便多达250起,而其中绝大部分比例是修正药业与各地经销商之间的合同纠纷,亦有相当比例的案件以修正药业集团败诉而结束。

     

      例如,修正集团原山西省运城地区销售人员张某曾与修正药业签订了内部承担协议,负责相应药品在运城地区的销售,并按地区价格的底价回款,至张某离职,修正集团称张某还拖欠有货款近10万元,因此请求法院判定对方支付货款。然而法院在二审之后却驳回了修正集团的诉讼请求。类似的这种案例并不在少数。

     

      而另一个暴露公司管理机制混乱的地方则在于,在过去的半年时间中,修正药业内部共有十名原销售负责人因为非法挪用公款而被起诉,甚至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具体来看,已被证实非法挪用公款的基本都是修正集团派驻当地的销售经理,金额多则超过40万元,少的也有10万元。 

     

    2017年修正集团非法挪用公款事件

     

     

      在第三方医药服务体系麦斯康莱创始人史立臣看来,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跟修正药业推行的大包制不无关系。“修正总部的管理应该是没问题的,关键在于各地大包商缺失财务管理能力,涉及到财务支出时往往也缺少审核。”

     

      如此状况,直接反映出的是修正集团企业内部资金控制体系的不完善。对于一家成熟的企业来说,企业内部的资金控制恰当与否直接决定了企业的发展与走势。如上文,由于修正集团施行的控销模式,其县级总代理数量可达800至1500个,而在缺少有效监管的情况下,当这些区域负责人手中掌握少则数万、多则上百万元的货款时,经济案件往往就会发生。

     

      这还仅是被曝光的冰山一角。据长江师范学院谭青菁在《修正药业集团内部控制的现状、问题与对策》中统计,从2012年至2015年,修正药业上报给公安机关关于挪用资金、职务侵占两类案件便有100起左右,其中60多起已侦破,而这部分案件涉及的经济损失则超过1000万元。

     

       生产体系待考:产品屡上质量黑榜

     

      事实上,在此之前关于修正药业最多的争议,都主要集中在其产品质量之上。2012年4月羚羊感冒胶囊、斯达舒等牵涉到“毒胶囊”事件,2014年11月15日,修正药业又被查出用于生产肺宁颗粒的药材返魂草部分发生霉变,且企业存在故意编造虚假检验报告等行为,甚至被收回GMP证书。两次事件影响力巨大,都成为了当年医药行业的重要负面事件。

     

      而从各地的市药监局、质监局乃至工商局所公布的药品质量黑榜来看,修正药业也一度是榜单上的常客。最近的一次曝光则是在6月底,安徽省市药监局公布2017年第4期药品抽验不合格信息,其中修正药业四川制药有限公司生产的咳特灵胶囊因为水分不符合标准规定被曝光。

     

    2015年至今修正药企及其子公司部分药品不合格案例

     

     

      之所以生产质量问题频发,史立臣认为这与修正制药将相当一部分产品进行委托加工不无干系,也即“贴牌”生产。不同于自建产品线,贴牌生产往往使企业难以对于原料、工艺等进行严格把握,从而容易出现质量问题。

     

      而另一方面,尽管修正药业自2015年披露拟在香港IPO之后就再也没有关于其在资本市场上动作的消息,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如果修正药业仍然抱有上市想法的话,那么如今所面临的境遇无疑对其十分不利。商业贿赂、财务体系建设、质量管理等都是制药企业上市所要面临的高压线,而显然,如今的修正药业在此方面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现行的营销体系、生产体系、管理体系都将是要变革的重点。

     

上一篇:严厉打击以网络手段低价销售公司产品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