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直销资讯 > 国内直销 >

国内直销

笑非与离职员工谈安利(一)
发布时间:2018-03-07 12:15:36 浏览:
分享到:
 笑非 头条资讯平台

 笑非按:为爆料人计,本对话删除了大量劲爆猛料,故在此敬告安利PA,如此温和的博文如果被公关删除,很快将有大批猛料来袭,重点聚焦PA部!你们曾经压抑的同事们和我联系的不少,我手里的素材还多着呢,不怕麻烦你们就删。哈哈,本月工作汇报内容有了!开森么?不过我敢保证,下月工作汇报还会有!不要试图对我来硬的,上点儿糖衣炮弹吧,哈哈~
--------------------------------------------------------------------------------------对话时间:2017年6月18日~2017年6月21日
 
屠龙:hi笑非兄,刚才在淘宝“笑非的店”买了一本钻石人生,关注你很久。我是安利公司的前员工,负责店铺柜台服务,在职的那些年里,如果不是非常熟的人,我一般不会告诉对方自己是在安利公司上班,因为这么说会引起误会,然后又要解释一大堆……我很庆幸在我的影响下,家人朋友们对直传销都有了200%的免疫力。买书是想等哪天又遇到了的迷途羔羊是我想拯救的人,就把书给他看,当然,也非常想支持一下你!加油,笔芯~
 
笑非:哈哈,原来你在营运部啊,最辛苦的部门了。你说你在安利工作,别人就会以为你在做安利,那解释起来可是相当的麻烦呢。前两天刚有个对外事务部的前员工买我书加微信,聊了一晚上聊嗨了。她在安利供职11年,当年就是专门封我帖子的,7年后又想起我来了,买本书想系统看一下当年她工作对象写的书。
 
屠龙:我大概从2010年开始,不知道因为什么事就关注到了你。
 
笑非:你应该也是因为工作的原因才关注到我的吧,毕竟2009~2011那几年我在安利公司闹得那是满城风雨。
 
屠龙:你在公司闹得很厉害吗?那时真没听说,公司很保密。好像是因为在网上无意看到一篇关于你反安利的文章才留意到你的吧,忘记了。
 
笑非:估计是因为你不在对外事务部(PA部)的关系。我是安利中国黑名单第一号,只要那些年在PA部工作过的员工,无论工作了多少年,无论在全国那个分公司,都应该知道我的。
 
屠龙:我在公司供职9年,现在马上就要被裁掉了。
 
笑非:你在公司这么多年,居然也要被裁掉?
 
屠龙:说到裁员这事,真得好好说说。我在公司工作了9年,其它几个同事,没有一个低于10年的,都被踢出去了。
 
笑非:哎,够狠的了,你们都是老员工了啊。安利中国衰退这么快?
 
屠龙:安利不是一家看工作能力的公司,当然,我相信世界上很大一部分公司其实也这样,但在这家安利的分公司里,被踢出去是因为看不惯分公司领导和女员工乱搞,不想同流合污,不想自己都看不起自己。你知道,我不是专业反安利的,不懂收集证据,很多事情也没办法让我收集到证据,比如分公司领导贪污公款、和女同事乱搞这些,我没办法有证据,但我说的都是实话,人格和性命担保。
 
笑非:你们这次裁员不是公司统一行动?难道是店铺营运主任个人行为?
 
屠龙:裁员是公司统一的,听说这次汕头那边裁的最多,办离职手续还得排队一个一个来,HR都忙不过来了,哈哈。店铺(营运部)一般配置员工8~10人左右,业务部3~5人,PA部1~3人,再加1个城市负责人(根据店铺规模一般是高级营运主任、助理经理或营运经理)。
 
笑非:哎,听着心里挺酸的,都是跟随公司这么多年的老员工啊!但具体裁谁就是领导说了算吧,于是把那些知道真相、看不惯的都裁了?我印象中公司店铺营运主任女的多啊!
 
屠龙:店铺营运主任不是分公司领导,我跟你捋捋分公司的权力分配吧。
 
笑非:哦,我想起来了,店铺主任是营运部主任,柜台员工们的头儿。
 
屠龙:分公司一般分3个部门嘛:营运部(店铺)、业务部、PA(对外事务部),最后就是分公司最高领导人,分公司领导一般属于高级营运主任以上级别,店铺规模大或店铺多的话也有可能是助理经理或经理。


笑非:完全明白,好久没回忆公司内部的架构了,哈哈。
 
屠龙:我先说说分公司领导乱搞的事儿吧。一个又矮又“如花”还胖成球的女员工和丑得跟猪头一样的分公司领导搞起来了,男已结婚,女已当妈,我是公司最后一个知道他们乱搞的事,除了惊讶就只剩无语了。当然,后来自从知道乱搞是公司的企业文化之后,也就见怪不怪了。此花无比自恋,还曾自荐担当广州总部全国年会礼仪,但形象实在太差,被婉拒了回来,这件事同事们在背后笑了好久。
 
笑非:晕倒,我还以为只有营销团队是这样的,没想到公司内部也这样,汗。
 
屠龙:他们搞来搞去,男的老婆终于忍不住跟他离婚了,女的老公终于被她不知用什么方法洗脑,也成功离婚了,两人现在居然还能是好朋友,真是……绿帽侠非他莫属啊!她仗着和领导非同一般的关系,表面对同事嘻嘻哈哈,背地里却乱捅刀,几乎和每个同事都有过或多或少的冲突,大家都很排斥她,背地里都叫他们“狗男女”。
 
笑非:哈,果然好手段啊!
 
屠龙:他们偷情的手法花样百出,在厕所里、在更衣间、在会议室走廊、在其他员工的出租屋、在街边面包店的后巷里……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到,哈哈。
 
笑非:白天?上班期间?
 
屠龙:对。在他们地下情的那段时间里,还被公司员工亲眼目睹和一个陌生女人从酒店过完夜出来,这个陌生女人后来被证实是酒店的小姐……戏份真的是够多的哈。
 
笑非:胆子果然肥,赶脚都可以写一个都市白领情感虐恋的剧本了!

屠龙:再来说说那个升得超快的市场部总裁方总吧。据小道消息,方总和颜总的关系也非同一般,你懂的。她人还挺漂亮的,之前说因为家族原因突然辞了职,然后…然后…我们在安利越南的HR表里看到了她,职位是首席销售官,只有两个还是三个下属的,不知道干什么的高官。
 
笑非:好吧,原来如此,果然是企业文化。
 
屠龙:唉,真是,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这9年的,三观是个好东西,真希望他们也有。这次裁员,其实也不是公司集中裁。在过去的一年多以来,很多一二线城市的店铺都已经一个接一个的裁了。就拿东莞来说,原来20多个人的一线大店,现在店铺也就六七个人了吧。还有华东这边,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能看到员工内部留言板上某同事要离开公司了、某店铺要关门大吉遣散员工了。
 
笑非:萎缩这么严重?江苏太仓这边整个店铺被撤掉,上海闸北区的店铺也是整个店铺被撤了,有几年了。
 
屠龙:对,关了不少店铺了。
 
笑非:关掉的店铺是全部裁员还是有部分分流?
 
屠龙:除了广州越秀店是全员合并到广州体验店,其他的据我所知都是裁掉,店小的直接关店。
 
笑非:裁员跟安利推行电商有关系么?
 
屠龙:
和电商有关系,很大的关系。说到电商,刚开始的时候,公司就叫每个员工不管是什么职位,都得对网上操作很熟悉,说总部会不定时抽查,那时听店铺主任说,“陈总说发展网购不会炒掉任何员工”,呵呵,其实谁心里都知道,这些高层的人说话怎么能相信!但是作为公司员工,公司要推网购也只有配合。
 
关于这次裁员,全国都已经人心惶惶很久了。广州总部的裁员方式更是堪称一绝,安利要裁掉整个广州营运区区域业务部,又不想赔这么多钱,就让这个部门的所有员工自己去找有没有其它部门能接收的,如果没有,就自己滚蛋。然后又把做了很多年行政的员工调岗到店铺柜台,逼心高气傲的写字楼白领降职降薪,接受不了就自己辞职了,哈哈,又省了一笔赔偿!这次我走的是裁员,月底最后一天才通知我们所有员工去签离职书。然后我看到离职协议的离职日期就是:明天!哈,很好!这很安利!
 
这就是年年蝉联“年度最佳雇主100强”和“中国最佳100人力资源典范企业”称号的安利公司的真相,哈哈哈哈,节操碎一地啊!
 
公司不但把员工往绝境里逼迫,更对员工严防死守,一个简单的事要N多个人签名,再N多个人审核,不给你时间做离职准备,就怕你知道自己一个月后会走在公司里搞事情。幸好我们也预料到会是自己,早就把东西都收拾好了。还记得在直销风波时期,某天傍晚日结,要关店的时候,店里突然涌进来好几个人,说是总部派来接手分公司的,让所有员工不许乱动,放下手上所有资料,马上离开公司,那个情景,就差拿把AK47对着你了。安利从来都不相信任何一个员工,像防贼一样的防着,我也早就不想在这里呆了,反正“裁员”也有补偿,法律规定的安利一分也不会少给,离开反而是种解脱,留下才是煎熬!
 
笑非:解脱也是好事。只是在安利工作太久,找工作会有很多麻烦。
 
屠龙:也还好,安利店铺的事真的很多,仓管、行政、物流、客服、税务什么都得做,尤其是那些三四线城市的小店,很多时候还要轮岗到业务部,做会议主持、灯光、DJ、礼仪等工作,不分工,每个人都必须在每个岗位能独立操作。记得刚进安利的头半年里,我曾两次到医院看内分沁,医生说是压力太大,心理原因,叫我放轻松。我知道是因为自己适应不了店铺的人和事,所以后来我就是一种“管你那么多,我做好我自己的”的心态,终于适应了。
 
笑非:哈哈。
 
屠龙:接着再说说我们这些内部员工对做安利营销人员的一些看法吧,我们一般简称他们为SR,优惠顾客叫PC。我们这边的市场一直以来主要是成冠和卓越两个市场。在我刚入职的前几年里,业绩真是好,上班时间真是不停的接待顾客。尤其是2011年产品全线涨价的时候,根本忙到连饭都没时间吃,厕所也没时间去,忍着!我办卡的最高纪录是一天1000多份SR加入,可能在一线大店这不算什么,但在我们这种店,1000多份真的是可以用爆炸的量来形容了。
 
笑非:是的,我很清楚这个业务量,无数次亲身经历。
 
屠龙:我那时候还总因为加班得太多太晚,被家人误解,说我在什么不正经的公司呢,哈哈。真是心酸。然后到现在,整个市场就只剩下成冠许穗敏下面的一个W钻的团队独立在支撑了,笑非知道许穗敏吗?
 
笑非:许穗敏啊,知道啊,我的旁部门。
 
屠龙:近一两年,公司的蠢领导把公司所有资源都倾向许穗敏下面的这个W钻的团队,于明于暗都是。市场上本来还有另外一个有很大的团队,因为这个团队的人员流失比较严重,团队领导人又属于享受型,现在已经弱了很多了。怎么说呢,我是觉得,如果把一个地方的市场都压在一个团队身上,而那个团队虽然有好几条线,但到现在还能运作的只有一条大象腿,卖货的方式又是开处方、做排毒,不断洗脑老人家,是非常危险的,一旦出事,整个分公司就直接可以关门大吉了。我说的这些也算是公司文化吧,从小处映大处。
 
笑非:哈哈,跟前公司员工聊天很有亲切感。以前你们在柜台内,我在柜台外,从不同的角度看公司,才能真正看出这家公司是个啥。
 
屠龙:我也不是一定想通过你发表什么东西,可以说我工作都十多年了,我工作过的公司、接触过的老板同事也挺多的,但是我从来没有像恨安利一样恨过一家公司,我不能直接把这些发到网上,我势单力薄,不够安利公司拼;明白安利运作的人,能听懂的人又不多。就算这些事只有你一个人知道也没关系,就当聊聊天吧,也许你以后哪天能用得上。
 
笑非:嗯呢,我当然完全听得懂。能明白安利到我这种程度的安利人,也不多。
 
屠龙:说回到我在安利的工作吧。前些年每天接待的人挺多的,这两年就完全不一样了,可以说非常非常的惨淡。大厅有台叫号机,有时一天下来都叫不到3个号,因为客稀到根本用不着叫号就可以办业务。
 
笑非:公司业绩从270多亿直接滑落到210多亿,连续两年被无限极超越,这些事之前真的难以想象,只是没想到会惨淡到这种地步。
 
屠龙:刚才说到那个大象腿W钻的团队,我们经常看到他们团队在各县城的小领导们像拉旅游团一样每次都带一帮人来店铺,先是每人拿出一瓶看不出什么色的饮品,说是营养素打的,个个都喝,然后才叫号来柜台办业务。这时你就会看到他们拿出一张格式一模一样的处方纸,蛋白、B、C、钙、E、A、鱼油什么的,后面还要标一个数量。那张“处方”的第一句还要放大字体、加粗笔划、郑重其事的写着:请务必听从营养师的建议调理身体,第一个月戒烟、戒酒、戒色……他们就是以这类方式做安利的。80%被他们这样带来的顾客都是老人家,就是那种喜欢把钱藏在内裤内衣里、掏半天才能拿出来的、带上自己血汗钱的老人家。这些老人家里有50%在打货或结帐时是不太情愿的,但又似乎觉得为了健康,还是咬咬牙吧的那种。
 
笑非:哈,我知道那个表,各团队的格式不统一,自己弄的。

屠龙:而且很多时候,那些人只懂要别人买买买,买了这个买那个,又不懂解释功效,反而还要求我们柜台帮他们打单的员工解释。有些同事会详细说,但我只会简单讲一下,就算我很清楚我也不多说,在服务态度良好的范围里说一点点,再把这个球踢回给那个带顾客来的SR。对于员工来说,不管什么产品,吃的用的,任何一个产品,对顾客做的介绍都只是按公司给的资料说,公司说净水器通过NSF检测,这个NSF很厉害哦!全世界没几个拿得到哦,哈哈。很好,公司让你这么说,顾客问到就得这么说,可是员工真的见过这个NSF吗?
 
这些就是员工产品培训时的PPT,听完后还要考试,员工必须背出这些: 

笑非:我博客里有几篇专门扒皮这个NSF的博文,你感兴趣我可以发你看一下,专业的水处理工程师写的。
 
屠龙:
我看过,我是真的关注你很久了。我们店铺之前净化器、净水器和倍立健都出过比较严重的事件,公司在处理这些PA事件时最擅长的就是冷处理,一个字:拖!
 
关于皇后锅,公司里还有一个不成文的售后服务规定,就是:一个顾客,只能换一次全新的产品。比如一个顾客买回去的锅或者净水器,因为质量问题送来售后,如果这个顾客又很难搞,又发飚又投诉又要威胁曝光媒体什么的,公司就会走“唯一一次换新的程序”---公司会让前线员工告诉顾客,这是你自己使用不当造成的,公司只是出于人道关怀主义,免费换一个新的给你,如果再弄坏就没有了。
 
而且售后程序PRS很难走,顾客至少要跑两趟公司,还要提交身份证、安利卡,还要做问询、笔录、签字,总之很麻烦,公司根本就是在难为人!前线员工提交了PRS申请后,又要流转到每个负责的部的N多个人,很多时候顾客怎么可能有这种耐心,就一次又一次打电话来催、来骂当时接待他的员工,员工能怎么办?员工也很绝望啊,只能看看申请单到谁那里了,打电话过去催还得小心说话,职能部门个个比顾客还大爷,明明是要支持前线的,却总是做最为难前线的事。
 
但是雅姿的PRS就很好走,因为护肤品、化妆品出问题一般都是过敏,为了不让顾客留有便于以后投诉的证据,每次遇到这种情况,接待员工都会按照公司要求,第一时间回收所有产品,直接说按照剩余的量退回等值购货券。如果顾客再强硬一点,也许直接退钱也不是不可以的。反正安利就怕撒泼蛮横的顾客和SR,是个没什么原则的公司,任何事只要求自保,至于那些条条框框呢,只是用来吓唬老实人的,OK!
 
笑非:你在公司这么多年居然一次都没有去过广州工厂?
 
屠龙:没有去过,我只参观过中信总部。没参观过工厂的员工多的是,差不多能占到70%。以前参观过工厂的那些员工应该都走了很多了吧。尤其是颜总上台后,大搞改革,当初还说什么要对公司有信心、现在只是阵痛……阵痛个鬼,阵亡吧!高层都只顾着人事斗争,马来帮斗香港帮。余放余大妈上台了,陈朝龙被踢去做什么首席体验官……高层领导不务正业,中层领导人才流失,底层领导缺乏监管能贪就贪,职能部门无心工作只能每日苦练“踢皮球”,一线员工终日在各方高压下艰难渡日,安利能有今天,活!该!啊!
 
笑非:颜总上台后搞了一大堆改革,我在外部都看得出公司越来越黔驴技穷了。
 
屠龙:说说广州总部的一些事吧。之前安利中国分广州营运区、上海营运区、北京营运区。广州以太广场越秀店铺楼上的广州营运区那是人才济济啊,广东省能做到这么好的业绩,那里的各部门领导功不可没。但是,一朝天子一朝臣,原来的省总监张隽宇在被调离后,团队纷纷被别的直销公司挖走:原来的PA头头赖广平带着一堆人跳到了康宝莱,营运经理被发配到一个他自己独自一人也不知道隶属哪个部门的部门,业务经理刘娟转做PA经理---这个刘娟和张隽宇的关系也非同一般,公司文化啊公司文化,哈哈。没了张隽宇,刘娟也就没了势头。吉林省总监弥熙魁轮岗第一天,经过公司前台,一眼就相中了其中一个前台员工,特升她做自己的助理……公司文化啊,哈哈。这个弥熙魁总监家里的某位重要亲人在吉林省里担任省部级高官,之前他也曾提出过辞职,但公司百般留人---必须得留住啊,千万不能让这么优质的重要资源流失!安利现在内部都已乱成这样,外部更不能不尽力稳住!
 
笑非:肯定女的,还很漂亮,哈哈。给你补充一个细节吧,2012年的时候,安利上海营运区的老大被搞了,听说要被迫离职那种,心情那得有多不爽你可以想象。恰好那时我北京政府里的朋友跟他在接洽一些事,提起我,没想到上海营运区老大通过我朋友转告我,要我小心上网,因为公司要黑我电脑,搞的我小半年不敢好好上网,所有资料都紧急备份了。因为我一直都是公司PA的重点工作对象。
 
屠龙:黄?不得了了,笑非,你面子挺大呀,黄可不是一般员工。
 
笑非:公司高层这种相互倾轧得有多严重啊,搞得上海营运区老大都通过私人渠道提醒我了。
 
屠龙:所以说,安利公司对于员工关系从来都只是做表面工作,各种PPT、美图美文,但从来都是利益至上,尤其是颜总上台后。对了,你对北方情况比较了解还是全国的都了解?
 
笑非:我对北方和华东的了解相对多一些。
 
屠龙:记得有一年新年,纽崔莱健康跑,早上7点多回到公司帮忙组织,SR人群慢慢来了,那时真的很多人,势头还很猛的时候,突然,我看到队伍里我哥在那里……我脑子都炸了。什么情况?我赶紧把他拉到一边,问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原来哥有一个朋友,是位阿姨,她做安利,不过只是玩玩的做,她上线要她组织多点朋友来健康跑,还宣传有一件免费衣服拿,我哥出于帮朋友就来了。我当时还严重警告他,无论那个阿姨说什么、做什么,哪怕断绝朋友关系,你们都不能办卡!
 
笑非:要是哥的卡是你亲手办的,那景象…太美,哈哈。
 
屠龙:我会当场撕了申请表,我可不怕为这事得罪任何人。
 
笑非:哈哈。说个小事儿吧。2周前,我跟我合伙人在上海碰头开会,他带了一个他新招的助理过来。偏巧这个女助理第一份工作就是在安利上海营运区对外事务部做公共事务助理。我合伙人一介绍我她就说,“哎呀,我知道你的。”原来她去安利上班第一天,上司就让她看我的书,上海营运区对外事务部的书架上有一本我的书,被翻的很旧了。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我问我合伙人的那个女助理,公司PA部如何看待我?她告诉我,公司也知道我已经封锁不住了,只能尽量控制影响,哈哈。
 
屠龙:去PA上班还要看你的书?我们这儿的PA怎么连你是谁都不知道?看来我们这儿的PA真是不够专业。其实我们这里的PA根本没什么事干,根本就是挂职PA,做业务部的工作,最多的就是做会议和主持,PA所谓对外事务就是时不时联系一下当地的日报,然后去报社买买报纸,回公司派派报纸而已。
 
笑非:难怪他不知道了,很初级的PA,还没有涉及到舆情监控,再说你们那里也不大了。
 
屠龙:可是我知道你呀,哈哈。

笑非:安利公司我知道至少有3个员工是因为看了我的书辞职的,有营运部的、业务部的,还有一个在对外事务部,她亲戚被安利害得不轻,恨安利恨的牙痒痒,一口气买了我10本书,还向我通报部门内部关于我的动向。业务部离职的员工从内部偷偷拷贝了数据库文件给我,现在成了我的护身符,公司也不敢动我。
 
德阳有个营运部的员工,因为看了我的书辞职,被他妈骂得狗血喷头,说好好的外企不干吧啦吧啦吧啦。后来他妈也看了我的书,对我感激的不行,感谢我救了他儿子,动不动就要给我寄火锅底料,哈哈。
 
屠龙:其实安利员工的工作也没什么,也是一般普通工作,只是这个公司不普通而已。
 
笑非:安利的确太不普通了,世界直传销的鼻祖啊。前几天不是有个安利前PA员工买了我的书加微信聊天聊嗨了么,她告诉我,她那时每天都要看看我写了啥,只是一直看的不系统,时隔多年后,因为她有朋友被直销洗脑,又想起我了,决定要把我的书系统看一遍。
 
屠龙:做了安利员工反而更不容易被洗脑哈。我毕业出来工作后还两次被人拉过去听课,产品试范、OPP,听完就走,朋友问我为什么,我说我以前就接触过安利,安利是什么样的我很清楚。真没想到我后来居然做了安利员工。
 
笑非:你们在柜台里冷眼看众生百态,这是自然的。
 
屠龙:前两年,无限极势头开始猛了,我一个做无限极的朋友,她一见到我就问我现在做什么工作,从她开口和看我的眼神我就知道她想说什么,我直接说我在安利上班。本以为她会不再说什么,没想到她一脸骄傲,和我炫耀无限极。我烦啊,又不能说她什么,就问了她一句,“你想了解一下安利吗?”她马上就闭嘴了。哈哈。所以,那些SR总是觉得安利公司的员工就像家人一样,什么给他们支持,给他们温暖,一家人……其实99.9%的员工都只是表面上的而已,转个头就很可怜这些人被榨得干干的还不自知。
 
笑非:最好的防守是进攻。每天都有很多直销人加我微信,我一看是直销人,不等对方开口,先把我书的推广链接发过去,不买书的转天直接删除,很少有再开口跟我废话的。
 
屠龙:那个FC郑维良,我们其实常请他来讲课的。有一次在一个五星级酒店有大会,留了一个半小时给他,他一边讲一边看手表,PPT一页一页的翻,越翻越快,最后丢下一句“抱歉,我还要赶车”,就走了……只讲了40多分钟而已。
 
笑非:郑维良也熟悉,他改了个名字叫郑浩天,只不过公司系统里还叫郑维良而已。
 
屠龙:
大会一定会有表彰环节,每个人都会讲3分钟,以前他们都会说自己是怎么加入安利的、怎么感恩介绍人、怎么感谢公司。近两年,这些上台被表彰的人越来越少,而且上台的这3分钟已经很少讲公司了,几乎都在台上为自己的传统行业打广告,更有SR在安利表彰的时候在舞台大做完美的广告,原来他还兼职完美呢,拦都拦不住啊。这个时候我看到业务主任和分公司领导脸色铁青,在台下像跳舞一样的给台上的人发送肢体语言,想提示那些人不要再讲无关的事,哈哈,笑死人,人家怎么会听你的?根本完全无视嘛,但最后你又不能把他们怎么样!毕竟产品还是要靠这些人去卖、市场还是要靠这些人去维持,真是想想就好笑。
 
这位“完美兼职先生”后来到店铺柜台打货,他和隔壁柜台的SR闲聊,说,“人家要安利产品,我就送完美的给他;人家要完美的,我就送安利的过去。”和他聊天的人反问他“你到底是做安利还是完美啊?”唉,柜台里的我们听了只能暗自摇摇头,安利的营销人员,现在大部分也就这种素质了……
 
笑非:哈,安利堕落的速度如此之快,令人难以想象啊。说实话,我因为揭露直销的缘故,过去九年每天都在接触各家直销人,基本上没感觉到无限极势头很猛,怎么突然就超越安利了?我其实有一点懵逼的。
 
屠龙:无限极真是无声无息就上来了,的确让人有点吃惊。
 
笑非:一般是哪家直销公司业绩迅猛,我这边向我求助或咨询的人也会越多。权健、康婷、中脉拉卡、美罗都是如此,唯独无限极,求助或咨询的人没见明显增多,业绩却一骑绝尘,我真的有点懵。话说你不考虑去无限极应聘?哈哈。
 
屠龙:我不想再进直销公司了,不想看着一个又一个人被我收钱或发货了。其实离开安利第一周,我整个人都好了,毕竟9年啊,很多事太深刻,真的后悔没有早点离开安利。
 
笑非:没想到公司员工离开后也会有安利综合症。
 
屠龙:原来这是安利综合症啊,一星期后我情绪就恢复过来了。
 
笑非:SR的安利综合症比你们的这种严重多了。对了,安利中国第一任全国业务部老大杨太(杨王秀萍)也是因为高层倾轧被迫离职的,你知道内幕么?
 
屠龙:不知道耶,她怎么了?被斗得很惨吗?还有湖南省总监杨乃鼎,也是无声无息就消失了。颜真不是个好东西,他刚入职的时候有同事还说,原来偶像剧里世界上又高又帅又有钱还是董事长的人真的有哦。真是……很傻很天真。
 
笑非:以后见到帅锅小心着点吧,嘿嘿。
 
屠龙:哈哈。以后看看就好。其实像这样的顶尖高层,这么容易被迫害离职吗?他们能走到这个位置,肯定手段不一般,尤其是余放。
 
笑非:我刚离开安利那会儿(写书之前),对公司还是有很多美好印象的。所以2009年我来苏州之后,还曾经应聘过苏州安利的职位。因为我的安利综合症很严重,对安利很有感情,又痛恨高阶经销商,SR有哪些手段钻公司漏洞我太清楚了,很适合去业务部。结果苏州公司的高级营运主任托人给我捎话,说自“杨太事件”后,公司就不再招聘前安利SR入职了。杨太最早是安利香港的红宝石,因为香港经历过直销风暴后市场一片凋敝,时任香港安利老大的郑太就果断启用了郑太,让她从红宝石直接入职香港安利,负责业务部。后来郑太升任安利大中华区董事长的时候,杨太就负责全国业务部了。我一直都不清楚杨太被迫离职的细节。关于杨太事件,公司内部有消息说是杨太包庇低折的高阶(应该是FC层级的),毕竟杨太入职安利之前是SR。其实你也应该知道,所谓包庇低折只是个借口啦,安利低折这么多年,公司从来没认真查过。不过从去年开始,公司打击低折似乎开始动真格的了。
 
屠龙:余放之前是全国PA老大,方小燕是市场部老大,方是颜上任后火速提上来的,后来余放突然吞并了市场部,两个部门合并,余放上位,方小燕离开。
 
笑非:PA部有个总监姓叶吧,女的,前中宣部副部长的女儿。
 
屠龙:是有一个姓叶的,突然想不起名字了。
 
笑非:我对郑太时代的高层熟悉一些,颜上台的时候我早已离开,一心一意写帖“干”安利了,哈哈。
 
屠龙:那你能说说郑太吗?在安利颠峰的时候离开。
 
笑非:郑太是个聪明人,懂得审时度势,包括她的退休,也算是激流勇退、全身而退,甩了个摇摇欲坠的烂摊子给颜总裁。
 
屠龙:哈哈,对。可是她怎么知道安利在她退了两年后就跌得这么惨?
 
笑非:郑太2010年9月宣布离开的吧,我看完她那篇《危生安利》就预感安利快不行了。我是老安利了,嗅觉很敏锐的,结合市场上的实际运作状况,以及郑太退休后跑去海尔做独立董事这件事,我当时就觉得安利未来快不行了。
 
屠龙:郑太在退休家书上写因为要更多时间和家人相处,不想再工作了,结果她倒跑去海尔了。
 
笑非:郑太的退休家书我看了,安利内部员工发我的,一些冠冕堂皇之词,有价值的不多。我虽然2008年10月就离开安利了,但因为写书的原因,我每天在网上跟大量安利人交流、辩论,市场上发生任何大点的事情我想不知道都很难,视野反而比当初做安利的时候更宽。
 
屠龙:突然有点可怜颜总裁了……现在安利的在职员工还有人发东西给你吗?
 
笑非:偶尔还会有。但跟你这样离职后满腔愤怒的前员工交流更多些。你的这种情绪不是个案,几乎每个跟我聊天的前员工都满腔愤怒,哈哈。
 
屠龙:我变愤怒的前员工了,哈哈。那你有没有从每个前员工那里又知道更多你不知道的安利啊?
 
笑非:当然啊,上周有个PA部的前员工抓着我跟我聊了好几个通宵,不吐不快啊,那情绪,哈哈,你懂的。每次做这样的交流我都会知道更多一些关于安利内部的情况,全中国的SR里,我应该是最了解公司内部的。发你一些安利内部的文件给你看看,都是业务部的员工在离职之前发给我的资料,你应该都熟悉的,这些证据足以证明安利在搞多层级团队计酬了。
 
屠龙:这些就是安利不敢动你的资料?哈,审核…看到这个词就想起SR加入时考直销员证的那个考试卷了,都是一传十、十传百地抄答案,到后来我都不看了,哪怕他考试是零分。反正公司只会把试卷找地方放起来,根本不审。你发我的文档里那些人可能换很多了,不过多层级团队计酬还是一样的。

笑非:只要能证明安利在搞多层次团队计酬,就能保护我。我不会主动跟公司打官司,但公司要起诉我,我手里的数据库文件足以保护我了。
 
屠龙:最近这些年安利吃员工的官司已经够他忙了,在一个提供劳动保障的公众号里能查到一部分员工状告安利的资料,70%都是员工胜诉,可想而知,离开公司的有几个是爱公司的了。
 笑非:员工告安利什么?违反劳动法?呵呵。
 
屠龙:对,因为一直以来安利要求离职员工签很多东西的,对公司所有要保密,一年内不得从事同行业,不得造谣等等。所以我走的时候已经不签乱七八糟的东西了,但是不得造谣还是得签。
 
笑非:2014年6月在广州花都的法庭上我还跟公司上过一次法庭。那次是因为一个SR因为纤体瘦身死了,很可怜,留下3个孩子,我帮受害人上庭作证。
 
屠龙:全宏娥吗?
 
笑非:对,就是那个案子,全宏娥老公在天涯发帖,我帮他找的记者,把这件事在媒体上炒起来了,帮受害者多争取了20多万赔偿。
 
屠龙:你有能证明安利是多层次团队计酬的铁证,为什么不一击破了它?不过安利和高层有太深的关系,恐怕也不是这么容易的事儿。
 
笑非:我去告安利做传销?去广州中法告?我不是秋菊好吧,安利公司什么实力我还是很清楚的,能自保已经不错了。公司PA的实力我太清楚了,我一个人跟公司耗了这么多年,公司都不能把我怎么样,连电话没给我打过,我已经很有成就了,哈哈。我书里什么都写,就只有一件事没敢写,就是公司与高层的勾结,因为我清楚,公司搞不死我,但档可以。
 
屠龙:也是,安利最烧钱也最舍得烧钱的就是PA,就算是我们店铺的PA部,每年的预算它都能占一大半,由此可想而知。可是你觉得自己还能坚持多久呢?人的精力总是有限的。
 
笑非:没有强大的法律后援团,仅凭我一人之力,是无法撼动公司的,我还不想因为搞公司这件事彻底毁了我后半生的生活。当然,安利船大,也不会乱来。至于我,会坚持到2021年10月10号,我反直销12周年那一天,12周年一个轮回,足以对自己的内心有个交代了。
 
屠龙:我的话,至少我的亲人和挚友绝对不能做和直传销沾一点点边的事情,我希望有生之年能看到安利滚出中国!也许,每个经历过安利或者其它直传销的人出来后,都会或多或少的希望救出更多的人,你能反直销12年,何止对得起自己,你都对得起人民了。
 
笑非: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做这件事,需要足够的聘位,需要足够的智慧,更需要足够的勇气!12年我觉得对自己的内心就算能交代了。人生如白驹过隙,总算做了一件有意义的事。安利也滚不出中国的,虽然业绩被无限极超越了,但无限极总体上看还是太嫩。安利根深的,我不报希望。
 
屠龙:不过貌似大大也不能解决这些问题啊。
 
笑非:他不关注这些小问题,中国太大也太乱了,管不过来。
 
屠龙:所以我关注你这些年,真的很佩服你,以后还会继续关注你。就算只是看到我们店铺面积缩水80%变成小卖部我也很开心。
 
笑非:小卖部?哈哈。
 
屠龙:几个人的店铺差不多也就小卖部了,嘿嘿。我们几个前员工之前还开玩笑,等到小卖部开业的那天一定去参观参观、学习学习。应该很快就会知道了,貌似几个人也就刚够打一桌麻将哈。
 
笑非:我坚持到现在,也快9年了,身边的跟随者都已经第5茬了,最长的一个跟随了我6年,前年也隐退了。我是真没想到你会关注我这么多年,硬是从来不冒泡。
 
屠龙:我虽然没有冒泡,但是一直关注着你。我相信以及确定,现在还在职的安利员工一定还有很多在默默关注着你(PA那些关注不算哈)。只是因为身在安利,工资还得靠它发,不敢冒泡。
 
笑非:完全明白。
 
屠龙:有时候会想,我到底是因为我们公司的领导而讨厌安利呢,还是因为安利本身而讨厌安利?可是,又有什么区别呢?不管哪个原因,它注定让我恨之入骨。
 
笑非:我知道的,因为你倾尽全力为这家公司付出了,最后一腔热血都喂了狗。不完全是因为上面两点。
 
屠龙:在我们这个城市,是没有上升空间的,除非职位高的人离开了。但上面那几个领导级人物,每天上班清清闲闲,每月工资又这么滋润,怎么可能走?我还没正式入职时,店铺主任就已经明说了,在这里,没有发展空间,只能图个稳定,呵呵。笑非,你睡着了吗?不知不觉都这么晚了…是这么早了,哈哈。
 
笑非:没,你也聊嗨了。公司待遇不高吧。
 
屠龙:我做了9年,每月3000左右,在我们这儿不算低,但也也不高,主要是福利很齐,这点安利还是做得就很好,我爸知道我要离开了,还可惜了好一会。
 
笑非:福利一直不错我知道,基层员工薪资不高的。
 
屠龙:我从来没有网聊这么晚的,第一次。
 
笑非:主要是你认识我已经很久了,那时我们都还算年轻。你在公司上班那得有多憋屈啊,哈哈。
 
屠龙:在哪个公司不憋屈呢,但至少不要让良心一直不安。打字打到手都发热了,像那时办1000张SR加入一样。哈哈
 
笑非:产品代码你都还记得吧。
 
屠龙:现在还记得,不可能忘记的,打了9年的代码啊。就像失恋一样,时间总会治愈一切,也治好我的安利综合症。
 
笑非:我当年在柜台外看姑娘们打单,那个快啊,不明觉厉啊。
 
屠龙:你练习一个月,你也能做到手比脑子还快的速度。说到这个速度,店里其它同事曾说,没有一个人敢和我比输入速度,根本比不过。在安利只有这一点我最骄傲,哈哈。不过现在也挺累了,你的书到了,我会从头开始看,认真看。
 
笑非:嗯,那本书后半部分写的东西其实已经超越安利本身了,你会有很多感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