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直销资讯 > 国内直销 >

国内直销

看广告赚大钱?“IAC变ADC”APP关闭,杭州警方已经介入调查
发布时间:2018-09-11 15:18:44 浏览:
分享到:

近期,一些不法分子打着“金融创新”“区块链”的旗号,通过发行所谓“虚拟货币”“虚拟资产”“数字资产”等方式吸收资金,侵害公众合法权益。此类活动并非真正基于区块链技术,而是借炒作区块链概念行非法集资、传销、诈骗之实。

8月24日,银保监会官网发布《关于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银保监会、中央网信办、公安部、人民银行和市场监管总局等五部门作出以上提示。

根据五部门的提示,这种骗局的网络化、跨境化特征明显,借助互联网的便利快速传播。近日,市民小双(化名)与本报联系,声称自己就是这种骗局的上当者。昨天上午,在市区南环路与中兴路交叉口附近小双的办公室,她向记者讲述了前后经过。

与传销类似

采访过程中,记者感觉,小双其实是个理智、有主见的姑娘。从开始到发觉自己受骗,她都对这种赚钱方式半信半疑,甚至提醒亲友不要入局。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有想法的人,为什么甘愿在“棋局”里腾挪,却不愿迈出“棋盘”?

今年4月,小双通过朋友了解到这个IAC广告传播平台。她的朋友则是从发小那里获悉的。通过平台的APP,可以买叫“种子”的东西。一个种子2000元,这是平台投资的底限。然后,买家通过转发平台广告获利,每天的收益率是投资额的1%。每7天为一轮,满一轮可计提收益。不算收益的叠加效应,这种投资的年化利率是365%。

小双和朋友对这种高收益相当怀疑。不过,两人讨论的结果是,先放进去2000元玩玩,全当是买衣服了。

于是,小双的朋友花200元买了激活码,然后投了2000元,成为其发小的下家。一轮过后,果然净赚140元。小双的朋友遂追投两万元。

赚钱轻而易举,需要做的也简单易行,只用把平台推送的广告转发至微信群、朋友圈,让朋友点开浏览并点赞即可。广告主卖商品有蜂蜜、护肤品、保健品等。

本来就在做微商的小双认为,商品都需要做广告,现在很多广告都是通过网络推广的,她们获得的收益也许就是商家的广告费用。

说服了自己后,小双也在平台开了账号,小心翼翼地投了4500元,成了朋友的下家。一轮过后,果然有钱赚。两轮过后,小双追加了1.55万元,等于共投两万元。

然而,小双的疑虑没有完全消除。她感觉,翻来覆去就转发那几个广告,商品也不畅销,都是她没听说过的,也没见有人买过,怎么能赚钱呢?

朋友说,这个问题她也回答不了,遂把其上家发小的微信给了小双。

朋友的发小告诉小双,平台还有网红直播、网络棋牌等项目,会员的收益主要靠这些。这个解释似乎讲得通。

小双告诉记者,买家在平台投资购买种子后,可以在平台上自由买卖,上家可从下家每万元的交易中获取600元的抽成。这种上下家层层发展的架构以及上家从下家抽成的模式,与传销非常相似。小双告诉朋友,拉会员、交会费,这是传销的形式。朋友不听。

今年5月中旬,问题来了:小双转发的广告突然打不开了。

用“区块链”包装

小双本来认为,她获得的收益是平台的广告费,但广告打不开了,她还能有收益吗?朋友告诉她,不用转发广告,依然有收益。

这时小双已经有些担心了。她认为,自己在平台买卖种子,别人也在做同样的事,买来卖去都是这些钱,收益从哪里来?

小双告诉记者,她加入平台时,里面有全国的会员40多万人,到这时已发展到70多万人,她担心,所谓的收益就是由增加的会员带来的。

今年6月底,问题升级了:平台的APP打不开了。

 

平台解释,这是平台要升级,由IAC升级为ADC。平台称,基于“区块链”技术升级后,以前的种子转化为矿机生产的C币。平台名称IAC广告传播平台也更改为ADC广告俱乐部。

小双的身份由会员变成了矿主。然而,此时,小双想买种子很容易,想卖却很难。以前,平台承诺48小时内必能匹配成功,而且也未失信过,但这次她卖了十几天也没卖出去。

小双说,她开始有意听平台的培训课。平台称,平台靠大家维护。小双更怀疑了:“可我什么都没干啊?”于是,她开始了解“区块链”。

她对记者说,譬如咱俩用微信聊天,聊后可以删掉,但“区块链”写入中心化数据,删不掉。她举例说,像比特币,每笔交易大家都能看到,但她在这个平台上只能看见自己的交易,其他人的交易看不到。

7月10日,问题又升级了。平台刊出公告,称C币在交易平台C2C交易的过程中产生漏洞,导致部分矿主和C先生的账单错误。同时因为C2C交易中有不严谨的地方,有一位李先生卷款跑路。平台需要把所有错误数据和漏洞修复,因此暂停交易10天左右。

然而,时至今日,该平台所有APP均打不开了。昨天上午,小双当着记者的面点击ADC矿机APP,页面只有象征等待的转圈图案,无其他任何反应。
(责任编辑:z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