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直销投诉 >

直销投诉

湖北天马服饰无故停发奖金 经销商踏上讨薪之路(2)
发布时间:2017-02-28 21:35:16 浏览:
分享到:

停发原因
    是怎样的原因,使得天马服饰停发了李女士的奖金呢?
    记者就此采访了天马服饰的管理高层,绝大部分高管面对记者的提问都采取了回避,并建议记者向其他高管处了解。
    最终记者联系上了天马服饰的总裁杨元新,杨元新向记者表示:“李女士在做其他的公司,公司也掌握了这方面的证据,所以才停发了她的奖金。公司的态度是,只要李女士停止在其他公司的运作,公司立即恢复给李女士发放奖金”。
    李女士否认了这个说法:“我根本没有从事其他公司的行为。公司所谓的证据指的是2006年12月我下属写的那份检举材料。”
    据李女士叙述,当时是因为她与下属之间有一点摩擦,下属就向公司提供了这么一份材料。李女士说:“下属误会我倒没什么,工作中难免会有些误会。但公司至少要调查取证吧,道听途说就给我订下一个罪名,这也太不公平了。”
    与李女士同属一个团队的刘先生告诉记者:“据我了解,李女士并没有从事其他公司的行为。公司已经停了她半年的奖金,要做其他公司,早就去做了,干吗要苦耗在这里?退一步说,就算公司落实李女士有这样的行为,也应该跟当事人协商。如果公司不能容忍这种做两家公司的行为,就应该通过公司行政,解除与该经销商的合作关系。哪有一拖拖半年的道理。”
    而李女士并未在天马服饰受到任何行政上的处罚,李女士的经销商资格也依旧存在。李女士说:“没有取消资格就是说下面的这些团队都是我的,产生的业绩也跟我有关系。我跟公司是签订了合同的,按照合同业绩做够了就应该发放奖金,这是一个企业最基本的诚信。”
    奇怪的是,虽然天马服饰宣称停发李女士奖金的原因是因为她在做别的公司,而实际上,天马服饰每次面对李女士“讨薪”,也不要求李女士“停止其他公司的运作”,反而是统一用“业绩不够”的理由进行搪塞。

 

    恩怨纠缠
    李女士说自己现在连农民工都不如:“农民工至少还能打白条,起码有兑现的希望。而天马服饰停发我的奖金,不仅没有任何说明,连私下都不愿意给个原因给我,对我根本是不闻不问,敷衍了事。”
    为何李女士会受到这样的待遇呢?
    据李女士叙述,她进入天马公司的时间并不长。2005年5月开始,天马服饰副总张慎孝接连4次找到李女士,邀她一同到大连开辟市场。
    直至2005年10月,李女士才进入了大连市场。经过一年的努力到了2006年的10月份,市场已经发展得很好了。张慎孝也带着公司委派的培训师张丽君来到了大连指导市场。在这期间李女士到外地开发市场。凑巧的是,从这个月起,李女士被停发了奖金。
    李女士告诉记者:“我是从大庆解先生那里了解天马公司的。解先生把我的电话告诉了公司的张慎孝副总,让他帮着辅导市场。我本应是解先生的下属。但张慎孝是公司委派来进行区域管理的,我要报单排位都要经他办理。哪知道,张慎孝在没有通知我的情况下,将我这个团队放在了他自己的另外一条线下。这件事当时我并不知内情。因为欠我工资,我让我的上属解先生帮我查业绩。一查才知道我并不在他的团队。”
    记者联系了天马服饰主管东北市场的张慎孝副总。张慎孝说,停发奖金跟其他的没有关系,主要还是做别的公司的问题,并说李女士近来思想消极,不主动跑市场,几个店主对她的反应很大。但张慎孝并不知道李女士从事的“别的公司”叫什么。
    同时,张慎孝表示,自己也几次向公司反映过李女士的问题。
    与李女士同团队的一位经销商告诉记者:“李女士性格爽快,平时敢说敢做,只要觉得不对,总是立即提出来,为此常受人排挤。”
    李女士说:“有些事情我确实觉得不吐不快,比如天马服饰公司制度有一条说的是只要做到18.5万就可以退休,每周享受2000元的养老金。在宣传时,销售人员就把我拿出来做为榜样,说我现在如何如何,但事实上我根本没有做到。但是我出来一澄清,有的领导就觉得我在拆他的台;不澄清,我又觉得在欺骗顾客,左右为难。这样的事情多了,公司确实对我有些不满意。”
    据李女士了解,天马服饰无故停发奖金,她还不是第一个受害者。在大连,另一位天马服饰经销商也被停发了奖金。李女士从已离开天马服饰的老经销商中,也听说了不少类似的事情。李女士说:“有位经销商曾给我分析,当市场做稳定了后,下面的市场不需要市场带头人也可以运作。这时将市场带头人剔除掉,市场不变,而公司却可以省下一笔钱,甚至可以随意变更网络排位。这样的分析很可怕,我只希望这不是真的。”
    而至记者发稿日,上文的刘先生也告诉记者,他上周数千元的奖金还没有到账,怀疑也是被停发了。

上一篇:会员自述:无限极,比传销更可怕的直销

下一篇:没有了